没穿罩子被同桌捅了一节课

汪明明手中的竹笛非常漂亮,青绿色的竹笛,上面雕刻着龙飞凤舞,美人配美笛,曲声悠扬,别有一番滋味。

“哼!”

“等死吧。”

汪明明娇喝一声儿,她拿着笛子,轻轻的吹响了一个曲子。

她今日是有备而来的,准备了几个计划,第一个计划就是收服陈二宝,让他成为自己的奴仆,但既然这个计划已经失败了,那她只能执行第二个计划。

杀了陈二宝!

刚刚两个人喝的那一壶酒中,早已经被下了剧毒。

这毒酒的名字,叫神仙死,意思是,神仙喝了都得死,这酒是汪老头亲自研究的,汪老头年轻的时候是一个酒徒,每日最少要喝两三斤白酒,后面他被仇家暗算,就在酒中下毒。

他在身中剧毒的时候,悟出了神仙死。

神仙死最厉害的地方在于无色无味,没有一丁点的怪味道,加入酒中,味道纯正,带着一丝丝的香浓,让人喝了之后还想再喝。

只要一滴神仙死就能杀死一头牛,刚刚陈二宝喝了大半壶,他已经是个死人了。

汪明明来之前先服用了解药,所以并无大事儿。

神仙死的发作时间比较慢,需要三天三夜的时间,但是有一种办法可以让毒气加速,配合神仙曲。

神仙醉中有一种毒液,是一种毒蛇的,这毒蛇尤其喜欢听曲子,即便只是毒液,曲声也可以让毒液迅速的发作,她吹响了竹笛,就是要唤醒毒液,从而杀死陈二宝!

一般一曲结束后,人也就死了。

汪明明吹曲子的时候陈二宝一直坐在旁边,品着酒,听着歌儿,一脸享受的表情。

汪明明心想:“哼,现在享受,等一会你就要死了。”

笛子已经吹到了最为高亢的音调,按照习惯,吹到这里的时候,毒液就要发作了,但是让汪明明傻眼的是,陈二宝面色红润,双眸明亮,神清气爽,并未有任何中毒的迹象。

她不甘心,继续吹!!

一曲结束后,陈二宝依然笑眯眯的,拼酒,听曲,像一个大少爷般,悠然自得。

不可能!!

汪明明整个人都要疯了,她对神仙死很有把握,这么多年来,神仙死还从未失手过,但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今天不行了呢?

难道时间不够??

神仙死最大的缺点就是发作的时间比较缓慢,不是那种一口下去立刻就死的毒药。

她刚刚吹曲子的时候,陈二宝一直在喝酒,一定是还未发作。

再吹一首!

一定可以毒死他!

汪明明拿着笛子不甘心的继续吹响,可是……让她不敢相信的是,一连吹了三变了陈二宝依然一动不动地,一副稳坐泰山之巅,面色红润,气势磅礴。

哪里像是要中毒身亡的模样??

“怎么会这样呢?”

汪明明一时间愣住了,不知道如何是好了,她已经做了应该做的一切,但……=

如果神仙醉从未出现过问题,为什么现在……

难道真的是时间不够?

还是她前几个曲子吹的不够好,没有唤醒毒液?

汪明明也是没有办法了,她决定再吹一遍,因为除了这个办法之外她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。

拿着竹笛刚要吹响,陈二宝忍不住开口了。

“行了,别吹了。”

“翻来覆去的只吹一首曲子,在美的曲子也不美了吧?”

陈二宝打断了汪明明,他放下酒杯,气色红润的看着汪明明,说道。

“这毒对我无用,别白费心思了。”

“不可能!!”在汪明明的认知中,神仙死不会失误,她不相信,能有什么人是百毒不侵的!

陈二宝笑了,他看着汪明明,虽然汪明明的年纪不小,但毕竟是一辈子只窝在北疆这个地方,又怎么会知道外面有多大,世界有多大呢?

他笑了笑道:“前不久我服用了一颗解毒丸,解毒丸的药效还未过去,在这期间,任何的毒药对我来说都没有用。”

那解毒丸可是秦叶研究出来的,都城第一天才。

一个小小的地头蛇跟都城第一天才比?

萤火想与皓月争辉?

简直是天大的笑话!

那汪明明眼珠子瞪得老大,这个结果,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,陈二宝竟然有解毒丸,而且这解毒丸如此的厉害,连神仙死都无法毒死他。

勾引失败了,下毒也失败了。

那就只剩下一条路了。

她要亲自动手儿杀了他!!

汪明明也是道圣稀疏的境界,同境界的两个人,杀死对方十分的困难,但,不是没有机会。

只见,汪明明抽出一把做工精致的小刀,双眸喷火,杀气弥漫,咬着银牙,冷冷的对陈二宝道。

“陈二宝,去死!!”

汪明明身法攒动,如同一阵飓风般,朝陈二宝刺过来。

这时,外面飞进来几只黑蝴蝶,这黑蝴蝶看起来十分的美丽,但进屋的瞬间,黑蝴蝶带着浓浓的杀气,还未动手儿,汪明明身子就僵硬了。

道圣巅峰,仙气浓郁的快要冲破道仙!!

来了一个高手!!

汪明明知道,她在这个高手面前,活不过三秒钟。

为了小命儿,她立刻停手:

“阁下是什么人?”

只见,黑蝴蝶突然变成了一个女人,此女面容清瘦,一席黑袍,脸色肃穆,右面袖子空荡荡的,看到蝴蝶变成人的瞬间,汪明明被震惊了。

“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人神合一?”

功法与修道者合二为一,力量大增,每一个蝴蝶都是秦叶,每一个都具有道圣巅峰的攻击力。

看到这一幕时,汪明明嘴巴张的老大,看着秦叶的目光中都是热忱。

“请问阁下怎么称呼?”

这样的天才,若是能够加入汪家,汪家还有什么大业完不成??

京城是想回去就能够回去的。

汪明明是个求贤若渴的人,她看着秦叶,如同看到一块金子般,双眸发亮。

她需要这个人!!

汪家需要这个人!!

只要能把这个人拉入家族当中,汪家可以付出任何的代价,甚至将整个北疆拱手让人都可以。

秦叶根本没有搭理汪明明,她进来后,面对着陈二宝单膝跪地。

恭敬的喊了一声儿。

“主人,您叫我!”

喜欢逍遥小神棍请大家收藏:(www.qingdou.net)逍遥小神棍青豆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。

返回顶部

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