解药动漫

陈大爷颤抖着身子来到病房内,他的儿子陈大路正在吃饭,他看到陈大爷到来,眼中闪着泪花,陈大爷的儿媳立刻走上前搀扶陈大爷。

“爸,你一把年纪了,你还来做什么?”

大家都没有想到,一家人相聚会是这样的方式。

好在陈大路伤的并不重,之前摔到了头,头的内部有淤血,如今已经康复,没有任何的问题,前段时间一直在观察,此时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。

陈大爷四处张望着:“那个,那个小路呢,他,他怎么样了?”

小路是陈大爷的孙子,他也因为车祸住进了这家医院。

陈大路与媳妇对视一眼,此时提到了小路,他们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情感,尤其是陈大爷的儿媳妇,委屈的哭了起来。

“爸,小路,小路他,他还没有醒来。”

“啥?他是睡着了吗?你们带我去见一见小路,我不吵醒他,我只远远的看着。”

梁飞一直站在陈大爷的身后,看来陈大爷是误会了,儿媳妇说的没有醒来,是一直处在昏迷的状态,没有脱离生命危险,而陈大爷却误会成孩子睡着了。

不知为何,看到这里,梁飞心里很是难受,孩子是这个家庭的天,孩子若有个三长两短,一家人了辈子也不会心安。

“爸,不是,那个,哎,小路他还没醒,要不这样,你还是先回去吧,等小路醒了以后,我再给你打电话。”

陈大路白了很好一眼,老爷子身体不好,生怕老爷子知道真相后会受不了,所以不想让老爷子知道太多。

陈大爷却不管三七二十一,说什么也要见一见小路。

陈大路昨天才刚刚离开IUC,身体还是很虚弱,他经不起这样的折腾。

好在梁飞走上前,拦住了陈大爷。

“陈大爷,这家医院的院长是我朋友,你先在这里休息,我去给小路安排个好的房间,等换好房间后你再过去怎么样?“

陈大爷听了梁飞的话后这才停住了脚步:“那好吧,既然小路已经睡了,我就在这里等一下,麻烦你了梁总,真是太谢谢了。”

陈大爷说着坐在一旁休息。

如今真是难住了陈大爷的儿子和儿媳。

梁飞对陈大路的媳妇使了个眼色,然后指了指外面,让她出来说话。

随后,大路媳妇出来了,她认得梁飞,在杂志上曾看过梁飞的照片。

“梁总,真是太麻烦您了,您这样有身份的人还送我爸回来,真是太感谢了。”

梁飞则是会心一笑,他小心询问着:“陈太太,是这样的,我之前学过医,对治病这方面还是有些研究的,我想问一下,小路究竟什么情况,我看能不能帮他治病。”

梁飞的话一出,大路媳妇眼睛一亮,对呀,她早就听说过梁飞是位神医,可是治各种病,省城不少的富壕们得病后都是找梁飞治病的。

“梁总,谢谢你,谢谢你,您请跟我来。”

随后大路媳妇带着梁飞去看小路。

在去的路上,大路媳妇告诉梁飞,小路撞倒在地,七窍流血,好在保住了命,可是他一直没有醒来,大夫说,小路的情况比较危险,就算是醒来,以后也是个植物人。

他们一家实在接受不了这个现实,一直在医院治了一个月,一个月过去了,小路还是没有醒来,而且身体的各项基能都不平稳,随时都有生命危险。

大路及她每天都心惊胆战的过日子,实在是有些累了。

他们一起来到重症室外,好在梁飞是兰姐的好友,可以随时出入此处。

梁飞靠近孩子,先为其把脉,发现小路的情况真的不好,他之所以一直没有醒来,是因为头部经过重创,脑部有淤血,压迫到了神经,即便是做过开颅手术,还是没能改善这个问题。

其实这种情况根本难不住梁飞。

他直接拆掉了小路头顶的纱布,然后拿出银针,一直扎了十几针,大路媳妇站在一旁,看得心惊胆战,小路现在的情况并不乐观,醒来的希望几乎很渺茫,如今梁飞能帮着治病,也算死马当活马医。

针钆完后,小路确实有所好转,方才他的手动了一下,远远站在玻璃门外的大路媳妇看得真真的,虽说只是动了一下手,她已经感动到不行,泪水已经模糊了视线。

梁飞又从怀里拿出一粒药丸,这是起死回生丸,不要小看这样一粒小小的药丸,这粒药丸可以让人起死回生。

这可是劲宝刚刚研制的药丸,因为这种药丸极其难配制,在用药方面太过谨慎,还要注意太多的细节,劲宝为了这粒药丸足足忙了三天三夜。

劲宝只配制了三粒,这粒是梁飞硬抢来的。

剩下两粒,劲宝一直像宝贝似的保护着。

梁飞扎了针,又喂下了药丸,只过了几分钟,小路身体的各项数据一直在变化,之前很糟糕的数据也变得正常了。

梁飞已经是中心医院的名人,不知有多少人排着队等他看病。

“快看,快看,血压,心率全部正常了,就连他受损的内脏也得到了修复。”

在场的人无不感到惊讶,大家从没有看过这种情况,简直惊呆了。

十几分钟后,小路终于醒来了。

小路醒来后,一直哭着找妈妈。

他虽说醒来,可是身体还是很虚弱,一时半会还是不可以离开。

梁飞先给小路把了把脉,发现小路的身体情况非常的好,尤其是头部的淤血也没了。

小路的主治大夫让梁飞签下一份保证书。

梁飞在没有经过大夫同意的情况下,私自为小路治病,所以医院是不会承担任何责任的,不仅梁飞签了一份,就连大路媳妇也同样签了一份。

随后,梁飞离开了监护室。

接下来,大夫们先给小路做了全面的系统检查。

检查结果非常的好,小路已经没有任何的问题。

就这样,梁飞与大路媳妇一直在门外等候,直到小路被带出。

他眨巴着双眼看向梁飞,指着梁飞开口:“叔叔,你刚才给我扎针了,我的头可真疼。”

喜欢神农小医仙请大家收藏:(www.qingdou.net)神农小医仙青豆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。

返回顶部

返回首页